Kafka

一生懸命頑張るぞ!

May it rest in peace, the past tense..

过了五十岁就说年过半百,长寿及百的有多少,大抵平安活到七八十的居多,这样算来三四十就是人生的一半了.. 像行将就木之人在弥留之际脑中掠过的影像,故时旧事会在脆弱的时候侵蚀蚕食强撑的意志,有无意思存否意义荡然不重要..

对一个人不再有任何期待的时候,
就会惊奇于做任何事的心如止水..

意识很独到,蓦然奇思妙想,会有灵感掠过,亦有灵光乍现,或是一个词语,有时一段旋律,还有一帧画面,一些梦境,一次经历,一波往事,一位作家,一本本小说,怀念沉湎书中的遁世感,一念畅想,一念夕阳..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别了白昼诀暗夜,
是与不是又何须分辨,
既毗邻,
叹甚枉然..

世事变化太快,忍不住想要确认每一个瞬间,或许是多疑,也可能是不自信,更多的是承受不住的孤独..

人生来孤独,终生面对假象..

Sometimes feel that life is so meaningless, but at certain moments it turns out to be powerful and delightful..

Loneliness is nothing problems, which actually the most eagerness day by day..

每天好像走过荆棘,疼痛与麻木只会打开死亡的通道,引诱着羸弱的心神..

浮浮沉沉,遗失了胸中燃起的信仰,虚假的烟雾缭绕,挥之不去的阳奉阴违..

黑暗中还有那份命悬一线的坚持,梦啊,散了吧..